保钓展望

林泉忠 | 日台关系——迈向“准同盟”的险棋子?

时间:2021/9/9 9:42:33  作者:林泉忠  来源:林泉忠公衆號  查看:37  评论:0
内容摘要:摘要:作为“执政党”之间的“日台2+2对话”,已触及中国对日关系中最敏感的神经。不过现时北京仍保持克制,并未要立即与日本翻脸。在“中美新冷战”的当下,“分断美日联手”的战略,还不能放弃...
摘要:作为“执政党”之间的“日台2+2对话”,已触及中国对日关系中最敏感的神经。不过现时北京仍保持克制,并未要立即与日本翻脸。在“中美新冷战”的当下,“分断美日联手”的战略,还不能放弃。只是当“美日台安保对话机制”成为现实,那么忍耐离临界点还有多远?

 

 

 

为强化“日台关系”,日本自民党与民进党于8月27日首次举行所谓“外交·防卫政策意见交流会”,被视为“日台关系”的一大突破。究竟是什么背景促成此次堪称“日台2+2”的对话?讨论的结果,对双方的官方政策究竟会带来什么影响?众所周知,由于日台关系的提升,触及中国大陆对日关系中最敏感的神经,如此又将会如何冲击三年前开始“重回轨道”的中日关系?

 

“日台2+2”的“历史性”与“突破性”

 

所谓两国之间的“2+2对话机制”,是近年来主要由美国及其盟国之间形成的外交与国防领域双方高层对话的制度化平台,此类机制如今已扩大到许多国家之间。通常是由两国的外交部长及国防部长出席,一般是每年举行一次,目的是透过高层对话,强化双方在外交与安全等领域的合作,确定相关方面的合作方向。

 

然而,日本与台湾之间并无“邦交”,基于与北京之间的外交关系,日本政府亦并不会公开承认台湾是一个“国家”,因此日台双方不可能举行由双方对外部门与防卫部门高官出席的高层对话。换言之,避开官方性质、“退而求其次”地由双方利用“国会”平台,举行执政党相关领域负责人的对话,是此次会谈以如此形式举办的背景。

 

其实,过去日台之间的所谓“国会外交”并非不存在,主要是由双方在“国会”设立的友好团体之间的交流。日本方面是亲台的“日华议员恳谈会”与“青年议员日台经济文化交流促进会”等,台湾方面则有“立法院台日交流联谊会”。多年来,日台双方议员之间存在颇为频繁的交流团或议员个人的互访机制,性质上则侧重于“亲善”、“联谊”。然而,此次的“日台2+2”,明显已超越了过去日台此类交流的层面,直接就双方关心的对外关系、安全、经济等重大议题,进行政策上的对话,这是此次会谈深具“历史性”与“突破性”意义之处。

 

虽然并非政府官员,但为了举办此次日台之间首次的“交流会”,双方执政党都派出了具有相当代表性的人物出席。日方是由日本自卫队职业军人出身的自民党外交部会会长、身兼自民党台湾政策小组组长、台湾政策检讨项目小组召集人的佐藤正久参议员、以及自民党国防部会会长、前内阁府副大臣的大塚拓众议员出席,台湾则由国际政治学者出身、身兼民进党国际部主任的立法委员罗致政,以及军官出身、长期活跃于立法院“外交及国防委员会”的立委蔡适应代表民进党出席。此次在各自党本部举行的线上“日台2+2”对话中,双方就海域巡防及训练、芯片及台积电的对日投资等双方高度关心的领域方面的合作、台湾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等具体议题进行了对话。

 

对话成果等同政府政策?

 

值得关注的是,此次“日台2+2对话”是由日方主动提议下召开的。相较于美国,因顾及与北京的关系,日本政府向来对提升“日台关系”小心翼翼,不敢轻易突破在1972年就已向北京承诺的,即与台北的交流关系只维持在“非官方”的层面。然而,尽管国会议员并非政府官员,毕竟是执政党,将之解读为“准官方对话”,并不为过。

 

那么,当下日本执政自民党为何对极为敏感的日台之间关系的提升如此的积极?在此次“日台2+2对话”会上,日方主席佐藤正久开门见山地强调,“中国近年来片面改变区域现状,影响台海、日本的安全”。易言之,在日本的认知上,对台海安全议题的“关注”,并非单纯是美国压力下的影响,而是自身“早已存在”的问题意识。由于台方也附和如此观点,强调自去年以来“解放军军机不断扰台”,所承受来自中国大陆的“军事压力愈来愈大”,故双方在对话会上达成了所谓日台彼此是“命运共同体”的共识。

 

 

 

重点是,非正式官方身份的“日台2+2对话”的成果,是否就直接得以成为双方政府的政策?笔者以为,现阶段要作如此清晰肯定的判断,恐怕仍为时过早。日本方面,撇开佐藤正久与大塚拓个人浓厚的鹰派色彩,尽管两位均为执政自民党在国会重要部会的会长,然而与美国国会委员会主席或副主席的角色不同,其意见既不能直接成为政策,亦不具备立法上的特殊权限。

 

事实上,过去无论是自民党外交部会,还是国防部会,抑或两部会联名向首相官邸提交的决议书,并不都直接影响乃至改变日本政府的政策态度。譬如,去年7月基于香港实施《国安法》,当时的自民党外交部会及外交调查会联名向首相官邸提交了决议文,要求日本政府重新考虑邀请访日之事。然而,无论是当时的安倍晋三政府,还是后来的菅义伟政府,尽管都对此议题采取低调谨慎的态度,迄今却亦未宣布取消已推迟的邀请计划。

 

日台迈向构筑“准军事同盟”?

 

不难预测,此次“日台2+2对话”之后,自民党外交部会与国防部会将会就会议的成果包括双方在交流会上达成的共识,以及各自在会上彼此交换的一些重要建议,汇整为报告书,提交到首相官邸。这些政策建言,尽管要成为日本政府的政策,恐怕还需经过几番折冲樽俎,然而可以相信的是,至少菅义伟不至于将之弃如敝屣,仍会作为今后制定及调整政策的参考。因此,“日台2+2对话”仍具一定程度的影响力,不容小觑。

 

事实上,关注台海安全局势的变化以及透过日台对话强化双边的关系,并不违背自民党政府的政策方向,同时也似乎符合近期日本的社会舆论。今年4月菅义伟与拜登举行日美首脑高峰会后,日经新闻民调显示,74%日本民众支持“日本参与稳定台海安全的努力”,其中自民党支持者更高达8成。

 

就近期日本积极强化乃至提升与台湾关系的举措,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回应将就“日台2+2对话”向日方提出严正交涉,不仅表示“我们严肃要求日方停止干涉中国内政,不得向‘台独’势力发出错误信号”,还特别引历史因素,指出“台湾问题事关中日关系的政治基础,日方在台湾问题上对中国人民负有历史罪责,尤其需要谨言慎行”。

 

赵立坚曾被外媒称为“战狼外交官”,不过此次就“日台2+2对话”的回应并不过激,反映了尽管面对日本愈来愈大胆碰触北京划定的“红线”——敏感的“台湾”议题,甚至在此方向愈走愈远,北京在现阶段仍保持克制,仍无需与日本翻脸。毕竟,在“中美新冷战”的当下,中国大陆不会轻易放弃“分断美日联手”的战略思维。

 

尽管笔者并不认为在可预见的未来,日台关系会迈向“准军事同盟”的方向,然而当构筑“美日台共同海巡机制”甚至“美日台安保对话机制”一旦成为现实,那么北京的忍耐还能维持多久,离其临界点还有多远?

 

 

 

:林泉忠公众号No.141 作者:林泉忠。初稿原文〈‍日本與台灣——邁向「準同盟關係」的「命運共同體」?〉《明‍報》,2021年8‍‍月30日。修正版今于本公众号及林泉忠【今日头条】同步发布。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湘ICP备11011102号
Powered by WCADDL